您好,欢迎访问尚坤小提琴,我们专注小提琴培训

13911521529

全国咨询热线

您现在所在位置:网站首页 > 音乐之声 >

小提琴大师胡贝尔曼

更新时间:2015-12-22

波兰小提琴家胡贝尔曼(Bronislaw Huberman)1882年12月19日生于华沙附近的琴斯托霍瓦。当时这里正在俄罗斯的统治下。他在6岁的时候,父母把他带到华沙音乐学院。经过一年的学习,他就有能力公开表演SPOHR的《第二协奏曲》,并和一个四重奏小组一起演出。后来,胡贝尔曼得到了柏林的资助,他开始向格里高罗维奇学习,并得到了当时最知名的小提琴家约阿西姆的关注。他的第一次重要音乐会在1892年(他10岁的时候)在维也纳举办,之后他被要求为奥地利皇帝表演。胡贝尔曼一直记得当时的情形,还有皇帝送给他的珍贵小提琴。

1893年胡贝尔曼开始在荷兰、比利时、法国、英国和德国巡回演出,意大利女高音歌唱家帕蒂(adelina patti1843-1919)听到他1894年的伦敦音乐会,邀请他在自己的维也纳告别演出中亮相传记作家包里斯·施瓦茨曾这样记载音乐会的情景:“这个值得记住的事件发生在1895年的1月21日。12岁的胡贝尔曼,作为一个助兴的艺术家,演奏了门德尔松小提琴协奏曲的第一乐章,由HELLMESBERGER指挥乐团。他的演奏掀起了巨大的旋风。这个男孩子不得不加演一曲——巴赫的E大调前奏曲。帕蒂为此非常恼火,她威胁说,如果这个孩子再被允许加演话,她就要离开音乐厅。”后来,一位维也纳的评论家这些写到:“我们本来是为一个落下的明星说再见,但我们非常高兴来迎来了一个正在升起的明星。”

一个星期后胡贝尔曼的独奏音乐会唤起了更加热烈的反响,随后他的 9场音乐会门票全部售出。1896年 1月,他在维也纳演出勃拉姆斯的协奏曲,作曲家被这个消息所惊动——一个13岁的男孩子竟要演出他的小提琴协奏曲。勃拉姆斯决定亲临现场,去谴责这个孩子不自量力。音乐会的情景,勃拉姆斯的传记作家KALBECK是这些写的:“当勃拉姆斯听到小提琴的声音,他竖起了耳朵,在行板乐章他眯起眼睛,最后乐章演出完他直奔后台,拥抱这个年轻人,抚摩他的脸。当胡贝尔曼抱怨观众在他的华彩段落后鼓掌,打断了可爱的抒情段落的时候,勃拉姆斯回答:你不该把华彩段落演奏得那样美。”

勃拉姆斯后来造访了胡贝尔曼的家,饶有兴趣地看了他的集邮。根据施瓦茨的记载,勃拉姆斯本想为胡贝尔曼创作一部幻想曲,但是过了一年大师还没有创作这个作品就去世了。当时出席音乐会的还有汉斯理克和许多杰出的音乐家,包括布鲁克纳和马勒。汉斯利克记载:“面对这样超凡的天才,一切怀疑都停止了”。作曲家卡尔·古德马克在自传中写到:“听过胡贝尔曼之后,我开始相信《圣经》中的奇迹了。”

胡贝尔曼的勃拉姆斯协奏曲受到人们的一致称赞,他1913年柏林巴赫-贝多芬-勃拉姆斯音乐节上在尼基什的指挥下的再次演奏它,后来经常与瓦尔特合作这部作品。

从1897年开始,胡贝尔曼沉寂了4年,之后是世界各地的巡回演出。在1902年,他被邀请去演奏帕格尼尼的瓜乃里琴。施瓦茨记载:“当胡贝尔曼第一次拉它,这个小提琴声音干哑,G弦和D弦简直都死掉了,换了弦后,声音变得灿烂。这把琴的琴马很低,弦与指板非常近,胡贝尔曼用自己的弓子演奏,过了一段时间才适应它。”

《贝多芬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Op. 61》

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紧张的政治气候促使胡贝尔曼进入了“泛欧洲”(欧洲国家大团结)运动。当1933年纳粹赢得了选举,胡贝尔曼立即取消了所有在德国的演出,给富特文格勒写了公开信,他这样说:“阐释一个小提琴协奏曲灵感来自许多方面……,但是最基本的……也是欧洲文化的先决条件,那就是人性的自由和它的无限制的自我责任,还有各个民族的解放”。遍布欧洲反犹太人运动和法西斯主义促使他给英国的《卫报》撰稿指出(1936年3月7日):“在世界的面前我控告你们——德国的知识分子,他们不是纳粹分子,却是纳粹的罪恶行经的帮凶。一群伟大的人可卑地崩溃了。”

胡贝尔曼有自己的先见之明,他为避免遭遇犹太人的大屠杀而采取行动。他辞去维也纳音乐学院的教授职务,并努力筹划建立巴勒斯坦交响乐团,这样可以为被欧洲乐团驱逐的音乐家提供一个安全的工作环境。胡贝尔曼用自己的积蓄招募音乐家,并与英国官僚机构(巴勒斯坦地区当时在英国的管辖范围内)周旋。通过他的努力,让欧洲的音乐家移民,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一个新的乐团。胡贝尔曼从蔑视法西斯暴行的托斯卡尼尼那里得到了帮助。托斯卡尼尼热心地指导乐团排练,并指挥了乐团的开幕音乐会。施瓦茨这样记载:“胡贝尔曼直到1938年才作为独奏家与乐团合作,此前一直在幕后做着工作。最终,他的做法证明是正确的,现在的以色列爱乐乐团(巴勒斯坦交响乐团50年代更名为以色列爱乐乐团)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乐团之一。

后来,胡贝尔曼这样说:“我从希特勒那里得到了最大的帮助,他用中欧交响乐团的精华武装了我们。”

1937年10月,胡贝尔曼在一次飞机事故中幸免遇难,他的手受了伤,但恢复得很彻底。胡贝尔曼写信给指挥家塞尔说,小提琴成了他的一个受伤期间的矫正仪器。胡贝尔曼二战期间继续经常在美国演出,他的一些音乐会通过电台想大众传播。他在纽约的音乐会已经出版了唱片,由于他录制的商业录音很少,所以这些广播录音成了他留给后人的珍贵遗产,在纽约音乐会上,胡贝尔曼安排了席曼诺夫斯基的作品,还有很少听到的MEDTNER的EPICA奏鸣曲,还有与乐队合作演奏巴赫的E大调协奏曲。40年代中期,胡贝尔曼的健康状况逐渐恶化,1947年他在瑞士的家中去世,享年65岁。

学提琴找尚坤

在线客服

ONLINE SERVICE

联系电话

13911521529

返回顶部
电话
咨询